獨白

2670.jpg
你來了。我知道你來了……但是我並不認識你,更不知道你是從天而降,還是卷土而至。你沒有叩門,沒有招呼,就這樣的,靜靜的跨入了我的門欄,走進了我的世界。那是什麼樣的世界,各有各的評價。說那就是我的世界吧,我也不敢妄言。我的世界仿佛是灰暗的;我的世界似乎是苦悶的。但你還是跨入了我的家園,讀著我的故事。你,在窺探我的心事;

我不介意。我打開了大門,就准備了讓人探訪我的心情。但是,你若以為你了解了我,那麼我會很驚訝。因為我也不了解自己。人如其文,或是文如其人,我再也不願相信。你走了。丟下一句話,或是一個表情,或是不發一言,你就這樣默默地離開了,就如你悄悄的來了。你也來了。我知道你也來了。你也是沒有敲門,也是同樣不吭一聲,就這樣大搖大擺的想要搶張沙發來坐。你毫不客氣,因為你我是相識的。

看來你也想來看看我最近發生了什麼事,看來你也想來探聽我的心聲。我也不會怪你;這裏本來就是為你而開的。我沒有設置門窗,沒有豎立土牆,更沒有屋頂,就為了歡迎你的隨時到來。我的家,沒有音畫,沒有醉人的馨香,只有一股淡淡的愁滋味,飄蕩在空間,偶爾讓人感到窒息。

我不欲呻吟,卻總是讓人感覺我病了。是的,我病了。那是情感的病,一份對於人、事、物都執著的情感病。於是,月亮在淌血,清風在歎息,浮雲在漂泊,浪濤在起舞。你走了。然後你也走了。我知道你又走了。或許,你留下了一句祝福給我,或許你留下了一份牽掛給我,或許你留下了一份歎息給我,更或許,你留下的只是一片空白。但我知道,你曾來過,曾經在我的家園逗留過……而我的空間,已經不再那麼蒼白了。

每當我回到這寂靜近乎荒蕪的家時,看到你曾來過,我的心是曖的。請原諒我。請原涼我的沉黙。或許你會想:“切!多麼孤傲的人啊!留言也不回複!”然後嗤之以鼻的離開。我不怪你。是的,我是一個孤傲的人,一個沒有本事卻總想裝扮清高的人。我孤傲得不懂得如何去和你打交道,孤僻得不懂得如何與你言淺交深,我甚至不懂得虛偽的去和你說一聲“謝謝”。對我來說,我只想真誠的無言的對待你。我把感激放在心底,我將感動握在手裏,在每次看到?留下的淡淡的足跡,我都會黙黙地感謝你。

請原諒我。請原諒我沒有回訪你的家園。我想那一定是一個很熱鬧的幸福地。我怕。我怕我笨拙的評論,虛偽的話語,冒犯了你,讓我寢食難安。我不想牛頭不對馬嘴的留下我的足跡,更不想褻瀆了文字的純潔,讓你感覺我看不懂你的文字。曾經有人這麼對我說過:“我不敢對你的文章妄自評論。怕我笨拙的言語會貽笑四方,更會辱沒了你的文字。”

我笑了。我真的笑了。我這是哪門子的作品,讓她敬而遠之?文字,只是我的情感。在我心中,沒有寫不好的文,只有沒有情感的文字。什麼風,什麼雨,什麼星,什麼月,誰都會寫。但只有注入了真實情感,才能在你眼前跳躍著生命。同樣的,沒有寫不好的評論,只有路過的沒有誠意的留言。然而,我寧願相信,每一個在我的家園留下足跡的你,都是真誠的。其實我也會怕,我害怕虛假會吞噬了我;我害怕,虛偽會改變了我。事實上,是我累了。忙碌的生活不曾讓我更加充實,只有讓心更加的累。

五月,鬱悶的五月。這個五月我能寫下什麼,寫下對你路過我家的那一份情感?等到我醞釀好五月要寫些什麼,六月已至。於是我也想,寫下六月,七月,八月,一直到十二月。然後,重複又重複,年複一年。可是,我發現,我沒有那麼多的情感;我沒有那麼多的詞匯。我只有一份真實的隨心所欲的心情。於是,我只好繼續保持沉黙。我選擇用更真實的自己,更質樸的情感,告?你我的故事,表達我對你的那份知遇之恩吧!用你的愛,好好愛她 一種深深的牽絆在心底凝結 美好的一種憧憬 茉莉花茶 人生,真的別太複雜 ? 煙雨竟然是那樣的幽美 天涯同望朝陽 別人眼中的風景 其實愛情 夢想而前進 我們是一個整體

煙絲換油條的情節



那一年,她病了,他用板車拉著她去鎮上找診所看病。說了一籮筐的好話,掏出口袋裏所有的硬幣,郎中終於給她打了針,再塞給她兩服黃竹紙包著的中藥。

他拉著板車往回走,她依舊坐在板車上。穿過一條小街,向右拐,再穿過一條街,好香好香的氣味兒飄過來,飄過來。他狠狠咽了口唾沫,遲疑幾秒,止了步,回頭:“你想吃油條不?”

板車上的她本來也在偷偷咽唾沫,忽兒聽到他的問話,愣了愣,搖頭:“不吃,不想吃。”她摁摁布包裏那幾個煮熟的紅薯:“這有紅薯呢,我要是餓了,會吃紅薯的。”她清楚,他的兜裏連一個碎角子都沒了,哪來錢去買油條。

他靜靜地看著她,就像一下子,一下子看到她的心底裏去了。她不好意思了,低頭。該死的,那好香好香的氣味兒又撲過來了,她情不自禁地又吞了吞唾沫。

將板車輕輕拉到街邊,泊穩,他大踏步朝街角那個炸油條的小攤走去。她的目光追著他那肩寬背闊的身影,看著他站在攤主前戳戳點點。她臉紅了,羞愧地閉上眼。天啊,我們不是乞丐呀,他怎麼好意思向人家乞討!再睜開眼,她便看到他笑吟吟舉著一根油條朝她跑過來。

她生氣,扭頭:“我不吃。我不是乞丐,我不吃乞討來的東西。”

他大聲說:“誰說這油條是乞討來的,我是拿煙絲換的。”

她詫異:“拿煙絲換的?那你想抽煙時咋辦?”他抽煙好多年了,人家說“人是鐵,飯是鋼”,他卻說“人是鐵,煙是鋼”。在他眼裏,煙比飯重要。累了,他點支煙一吸,就來勁了;餓了,他點支煙一吸,就飽了。他抽的煙都是自家種植的旱煙,曬乾後,煙葉切成絲裝進小塑膠袋再掖在兜裏,想吸時,拿小紙片滾成“喇叭筒”。

他笑:“一天半天不抽煙,死不了的。再不濟,煙癮來了忍不了的話,就撿幾片路邊的幹樹葉搓碎了滾成喇叭筒,不也照樣能抽能應應急……”他將油條遞給她:“快吃,趁熱,香香軟軟的。”

她說:“我們分著吃,你一半,我一半。”他搖頭又搖頭:“不,我不愛吃油膩的東西,你快吃。”

她咬了一口,眼睛就霧濛濛了,想擦擦,沒擦。他還在高興著,問:“香不香,甜不甜?”她脫口而出:“苦,好苦。”

他差點蹦起來:“苦?怎麼會是苦的,我要師傅給炸一根最甜最香的哦。”她抬起頭,皺眉頭:“不信,你自己嘗嘗。”她用勁掐下大半截,狠狠塞進他的口裏。他嚼了一下,再嚼一下,咦,奇了怪了,不苦,好甜好香,還暖和和的呀。

看他一臉摸不著頭腦的疑惑樣子,突然地,她撲哧一聲笑出聲來了。他,頃刻間,就明白怎麼回事了。她只是“騙”他分享那一根油條呀,騙他吃下一根油條的大半截呀……
畢業,成長路上的一次轉折 把春天永遠留在我們心裏 我們相聚麒麟城 遇見,便是緣 紅塵客棧,與你聚緣一場 1年ぶり新作(^^;) 千裏遙君,只需一眸 梅雨簾,憔悴了期盼 那故事並不美麗 雨後漫步
自我介绍

Peacefulqq

Author:Peacefulqq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